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房屋拆迁律师
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 > 正文

农村拆迁征地领域腐败案件特点、成因与对策

作者:匿名  来源:房屋拆迁律师  日期:2021-10-14

  原标题: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的特点、成因与对策

  近年来,随着各地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专责城乡一体化发展,涉农村的征地征地项目不断增加,一些地方农村征地征地腐败案件时有发生,社会反响强烈。从有关纪检监察机关办理案件情况看,农村拆迁征地领域腐败问题十分引人注目。例如,2018年至2020年,北京市某区纪委监委共立案查处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6件20人,其中涉嫌腐败犯罪并移送司法机关12人,多达该委三年来办理腐败犯罪案件总数的10%。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高发多发,应引发关注。

  一、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的发案特点

  (一)腐败群体化现象突显,窝案、串案居多。因农村拆迁征地涉及被征地村庄村委会、被拆迁户、拆迁公司、评估公司、审核公司等多方参予,实践中往往是公安部门一人、带上出有一片,不少涉案人员上下指使、内外牵头、互相串通,共同挪用或者索取补偿款。腐败群体化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前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现象的发展趋势和严重化趋向。

  (二)腐败行为方式多样化,隐蔽性强劲。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具备不道德方式多样化、隐蔽性强劲的特点。实践中少见的腐败行为方式,主要包括:一是征地征地人员与被拆迁人相互勾结,虚增被拆迁人的宅基地、地面附着物的数量或面积,抱团瓜分补偿款;二是征地征地人员自己虚构征地腾退资格,索取补偿款;三是拆迁征地人员对不属征地征地范围或按规定不能补偿的项目展开补偿,如将违法建筑确认为合法建筑并列为补偿范围等,缴纳相关人员行贿;四是征地征地人员采取虚列开支、伪造报账单据、重复报账等手段,必要侵吞补偿款。由于拆迁征地人员在政策界限、权属确认、补偿标准把握上有一定弹性,加之有的地方征地补偿工作流程不甚半透明,特别是被征房屋拆迁后土地很快平坦转入施工阶段,很多因涉嫌腐败的物证随之消失,这使得农村拆迁征地领域的腐败行为具有相当的隐蔽性。

  (三)涉案罪名相对集中,农村“一把手”涉嫌现象引人注目。实践中,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当事人涉案的罪名高度集中,主要表现为贪污罪,只有极少数涉案人员涉嫌职务侵占罪、受贿罪或者滥用职权罪。可以说,征地征地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自己或者与被拆迁人、征地公司等相互勾结贪污补偿款的行为,日益成为革职和预防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的重点。此外,在农村拆迁征地领域腐败案件中,被征地村庄“一把手”涉案现象突出。如北京市海淀区将近四年立案查处的六件征地征地领域腐败案件,都有基层组织“一把手”涉案。这与农村“一把手”在帮助基层政府从事拆迁确权等工作中有较小职务便捷密切相关。

  (四)涉案金额巨大,危害后果严重。划归拆迁征地范围的村庄特别是超大城市核心城区的村庄,涉及城乡统筹和城镇发展,地价相对较高,征地征地涉及资金量极大,补偿过程又缺少足够透明度,使得此领域腐败案件普遍涉嫌金额极大,动辄上百万元,令人触目惊心。如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东窑村王某等人腐败案中,王某利用职务便捷为其近亲属违规开具宅基地确认单,索取拆迁拆迁补偿款高达210余万元。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现象的高发多发,不仅不会给国家和集体造成根本性经济损失,而且直接侵害农民的利益,容易加剧干群矛盾,伤害政府公信力,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二、农村拆迁征地领域腐败案件高发原因

  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现象的发生,既有腐败行为人自身法纪意识淡薄、私欲膨胀等主观原因,也有制度不完善、监督机制不完备、征地征地程序不透明等客观原因。

  (一)部分征地工作人员法纪观念疏远,私欲膨胀。实践中参与农村征地征地工作的部分人员特别是少数村庄主要负责人法纪观念疏远、私欲膨胀,有的贪婪虚荣、“见钱眼开”,有的心存侥幸、意图浑水摸鱼,有的心理流失、想趁机“捞一把”,从而置党纪国法于坚决,恣意妄为。

  (二)农村拆迁征地领域相关制度不完善、不存在漏洞。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问题的发生,与相关制度原则性强劲、制度不存在漏洞有直接关系。目前我国适当的拆迁征地立法还不完善,涉及政策比较宏观,牵涉到对拆迁补偿金的派发标准、程序等规定可操作性不强,而实践中农村拆迁征地又大都采行村基层组织主导的“腾退”模式。至于如何拆迁并作好补偿移往等,主要是由村基层组织制定方案,每个村的移往补偿情况不尽一致,“一事一议”“一村一策”情况相当普遍,这就给腐败行为人铁环制度漏洞和政策空子留给了空间。还有的村财务制度不健全,财务管理恐慌,对拆迁专项资金采取规避集体领导决策的手段操纵。这些无疑为征地征地人员实施腐败行为提供了便利。

  (三)监督制约机制不完备,监督难以及时到位。村基层组织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落实不做到,部分村委干部之间好人主义风气盛行,在帮助基层政府从事拆迁确权等工作中不担当、不作为、不负责管理,如有的村确权组成员坚称相关证明材料可能虚假,但只要看到有村主任亲笔签名,就不再审查便草率签字接纳,难言有监督。农村拆迁征地工作的外部监督存在一定滞后性,对于拆迁征地政策规定继续执行、青苗清点、房屋土地设施丈量、补偿资金审核派发等情况,不少地方的纪检监察机关还没能进行有效地监督。

  (四)拆迁征地补偿程序不透明给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农村拆迁征地工作大多是村基层组织主导,涉及征地拆迁补偿移往程序不规范,信息公开发表范围有限,被拆迁人员大多是村民,也不能很好地理解征地补偿的涉及政策和标准,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确保实施不做到,导致信息不平面,给腐败行为人暗箱操作者以可乘之机。

  三、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不道德的预防对策

  农村征地征地领域腐败的管理,需要多管齐下、综合施策,应从教育防治、制度完备、监督制约、程序透明等方面,汇聚起科学有效地治理该领域腐败现象的合力。

  (一)坚决防治在先,积极开展纪法宣传教育。要严肃做好征地征地领域腐败预防工作,注重防患未然,重视以案说法,结合典型案例开展具备针对性的警示教育,推进以案促改、以案促建、以案促治。通过签订廉洁赴任承诺书、举行专场法治讲座、发送廉政短信、组织答辩庭审、参观监狱、收听警示教育专题片等有效形式,增强镇村干部纪律规矩和履职尽职意识,使他们警钟长鸣、自省自律。

  (二)完备农村拆迁征地管理制度体系,堵塞制度漏洞。要通过强化制度建设为农村征地征地工作筑牢“防腐墙”。完备农村征地征地补偿管理制度,细化补偿标准、补偿程序、违法建筑处置、拆迁移往等办法,增强其可操作性。健全征拆征地公开制度,对征拆对象、征地最重要事项进行事前审批,防止“打擦边球”“钻空子”等现象的发生。严格实施征拆专项资金管理制度,有效监督财务收支,坚决杜绝收益不报账、“白条”等违反财务纪律的不道德。

  (三)增强监督检查,为征地征地人员吹响“监督哨”。创意监督方式,属地乡镇纪检监察机构可探寻设立专门监督组对农村拆迁征地工作积极开展同步监督,并由县区纪委监委班子成员和相应纪检监察室加强联系指导,强化监督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定期积极开展专项监督,随机选择已经已完成征地征地任务的村列为专项监督台账,加强对被征用土地补偿安置费分配和使用情况的监督检查,确保监到关键处、督到点子上。充分发挥巡察利剑作用,将乡镇农村征地征地工作划入巡视重点工作,用机动巡视提升巡视监督实质,持续获释巡察震慑效应。

  (四)推展农村拆迁征地工作在阳光下运行。阳光是最差的防腐剂。在农村拆迁征地各环节,应按照公开透明的原则,推动农村基层的组织进一步扩大信息公开发表范围,对征地征地项目概况、腾退依据、补偿方案、合乎拆迁资格的村民信息、确权信息、签下情况等相关事项均应公开发表、留痕,做不藏着、不掖着,拒绝接受社会监督,同时发布纪检监察机关举报电话等信息,这样征地征地工作才有公信力,村民心中才能无疙瘩、无疑惑、无怨气。

  (彭新林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邱刚系由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第五审查调查室副主任)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李英娜